1. <rt id="xumi1"></rt>
  2. <p id="xumi1"></p>
      <tt id="xumi1"><span id="xumi1"></span></tt><b id="xumi1"><noscript id="xumi1"></noscript></b>
    1. <font id="xumi1"><tbody id="xumi1"></tbody></font>

        [河北省]《母親的腿 我心的牽掛》
        2020-12-23 19:13:02   來源:國際神州網    今日瀏量:

        [河北省]《母親的腿 我心的牽掛》
        [河北省]《母親的腿 我心的牽掛》
         
        作者:劉秀平
         
        勞累了一輩子,一次腦出血,母親半身癱瘓了,走起路來,需在攙扶下,半步半步往前挪,再也畫不成圈兒了,讓人不忍直視。父親當時安慰我說 “今后我要當你娘的拐杖了,別擔心。”這句話一轉眼就過了8年,每每想起母親蹣跚走路的樣子,就禁不住一陣心酸,眼淚打轉。
        1
        母親幼時是在孤兒院長大的,一提起來她走路有點跛的腿就說:“我是幸運的,我有個小伙伴早早就病死了,我腿上長了一個瘡,沒地方治,潰爛的流膿,最后自行痊愈才落下這個樣子的。” 
         
        母親成家后,成了家里的主要勞動力。爺爺奶奶年齡較大,只能在家養養豬,喂喂雞,做些家務,父親為了十幾塊錢的民辦教師工資忙碌在學校里。只有母親早上踩著露珠,中午冒著烈日,晚上披著星光忙碌在農業社田地里,掙個工分。
         
         記得有次鄰居在閑聊中說母親,個子雖矮,腿腳還有點跛,走起路來羅圈,但挑起糞來,跑的比男勞力還快,干的活也多,同樣的包工活,掙的工分和男勞力一樣高。母親每次挑糞回來,顧不上說話,就先端起一碗水,坐在院中的臺階上一口氣喝完,一邊不停揉著那條受過傷的左腿。我說:“你為何不能走慢點,少挑點!”母親說:“挑得多,給工分多,掙錢多,能給你買小畫冊。”不懂事的我當時聽了好高興,因為我的畫冊在全村同伴中是最多的。全套的《三國演義》《岳飛傳》《楊家將》都有,甚至引起大人們的羨慕。
         
        2    
        我們村是國營鐵礦所在地,火車直通村邊,每周都要來兩三次運礦石。有時車廂中留有運煤的剩渣,村民會在裝礦石之前。抓緊時間跳進車廂掃車廂底剩下的的煤渣,用口袋.籮筐裝回家取暖、做飯,可以省一大筆開支。每天中午一聽到火車鳴響,母親便也跑著趕去掃車皮。有一次母親挑著掃下的煤面,夾著掃帚,扶著鐵鍬,一瘸一拐回到了家,到家后坐在臺階上捂著一只腳痛得流淚,我走近才發現母親那雙舊得發白又沾滿煤面塵灰的黃膠鞋已被血染紅。原來母親在跳進車廂時,車廂底下的木板釘子不知何故冒出尖兒來,正好扎在母親的腳上,幾乎穿透腳面。難以想象,母親是如何忍著劇痛,挑著那擔沉甸甸的煤,艱難地回到家的。那只黑白灰紅相浸說不清顏色的膠鞋,刺痛了我的眼,成為我一生都抹不掉的記憶。
         
        由于腳傷母親總算在家待了幾天,但坐在家里她也閑不住,就用柳條補編一下破舊的籮筐,或者修理壞了的農具。
         
        3
        上高中的時候,有一年冬天來的非常早,剛入冬就下起了大雪,很多同學都沒有帶棉衣,凍得直哆嗦。課間有傳達室的人通知我說有我的包袱,我趕緊去取,原來是母親托人給我捎來一條非常厚實的棉褲,我抱著包袱往回走,頓時不覺得天冷了,周身都涌動著暖意。下課回到宿舍我便迫不及待準備穿上,但是新棉褲太厚了,又有點長,穿起來特別費勁,臨鋪的同學這個幫我拽褲腿,那個幫我提褲腰,折騰得渾身是汗總算穿上了,但是我馬上發現自己笨得根本無法自由蹲起,只能又喜又憤的放起來。月末回到家不由滿是怨言。奶奶說,母親為了我這個棉褲,可是專門跑到鄰村去軋的新棉花,連夜做好第二天就捎走的。想到天寒地滑,母親的不便,我的心里不由滿是難言的愧疚。
         
        第一年高考落榜,任性而虛榮的我不想再復習了。母親讓我陪她去鋤谷子,正是“腳蒸暑土氣,背灼炎天光”的季節,剛露出地面的小苗,需要一棵棵去清理。母親身體有點肥胖,加上左腿的毛病,只能單膝跪著鋤地,汗漬在衣服上畫著一道道的白云,作為日頭給母親的獎勵。當我鋤到地頭站起來,已頭暈目眩,腰酸背痛,不由長嘆一口氣時。母親問我:“你還能鋤嗎?不行就去樹蔭下歇歇吧。”望著母親通紅的臉龐,滿臉的汗珠,濕透的衣服,膝蓋上汗泥繪的圖畫,我咬咬牙說:“能!”母親的眼角閃過一絲欣慰和心痛說:“好好念書吧,讀出去就好了。” 
         
        4
        考上大學后參加工作,偶爾回家參加農忙耕種,母親依然拖著殘腿做著農活,勸也勸不住。她說自己種的東西吃起來甘甜。 
         
        我成家后,家里的日子漸漸好起來,母親也可以享點福了,但左腿因常年的勞累加上骨質增生,成了一條直腿。我們工作忙,便將孩子留在老家讓母親帶。有一次回家去探望父母,兒子跑出來接我,我問:“奶奶呢?”兒子拉著我手說“:奶奶還沒有‘發動’好呢!”我有些茫然,趕緊走進屋里,發現母親站在椅子前,正在努力的往前邁腿,我說“娘啊,你的腿”。她毫不在意的說“:老了,站起來,等會兒才能動,得先發動發動。”兒子笑著說“:奶奶在發動機器呢。”看著母親半天沒法邁出去的腿,我難受極了!后來多方打聽下,我帶著母親到省城著名的疼痛科找專家診斷。醫生說由于常年勞作,骨質增生嚴重,關節僵硬不能恢復了。聽到這一切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母親卻說:“沒事兒,死不了。”
         
        5
        歲月流逝,因為工作忙,我有時長時間不能回家,父母從未抱怨,用寬容默默支持我的工作。有時母親打來電話,問她腿怎么樣,她說:“沒事,老樣子,歇歇就好了,只是想你,想和你說句話。”可是我知道母親的體力是越來越差,走起路來也越來越困難。
         
        在炎熱的暑假,正等待兒子高考的結果,突然收到鄰居的電話說:“快回來吧,你娘摔倒了。你爹怕你擔心,不讓給你打電話。”我趕緊和妻往老家趕。路上,又接到電話說找120給送到市醫院了。到醫院才知道由于腿腳不靈便,出門時摔倒了,導致腦出血,左半身癱瘓。可是母親醒來的第一句話卻依然是,不要給兒子打電話,老毛病,歇歇就好了。
         
        母親的腿真的壞了,我將如何回報這份恩情呢?
         
        責編:林小洋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梧州詩詞學會李桂秋會長一行問慰甘牛、車天福
        下一篇:最后一頁

        在线看黄AV免费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